皇后岛宫:弗里达·卡洛的“秘密衣柜”在伦敦被

日期:2018-12-03编辑作者:国内景点

  之一。毁灭性的车祸、精心装饰的假肢、石膏胸衣,传达出她对命运与生活的信念;从与墨西哥左翼画家里维拉的结合,到与政治活动家托洛茨基、摄影师穆雷的风流韵事,点缀了她传奇的人生;一字眉、小胡须、艳丽的妆容和花哨的服装首饰,讲述着她独立的时尚品味与形象气质,这位为墨西哥艺坛撑起了一片天地的女性,借助其色彩斑斓的墨西哥裙装印花与配饰,彰显着自己的身份与政治立场,也成为了后世文艺届时尚圈纷纷效仿的偶像。

  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于6月16日推出的年度重要时装展“弗里达·卡洛:建立自我”(Frida Kahlo:Making Her Self Up),聚焦弗里达·卡洛独特的着装风格与个人经历,通过200多件弗里达私人物品,探讨她身上所体现的墨西哥传统文化与西方影响之间的复杂关系。策展人塞西·亨斯特罗萨表示,这是博物馆首次将弗里达·卡洛的服饰与她的画作直接并置,时尚,与艺术一样,是弗里达的神话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是弗里达·卡洛的摄影师父亲吉列尔莫·卡洛(Guillermo Kahlo)在她发生车祸后一年为其拍摄的照片。18岁时,一场交通事故改变了弗里达一生的命运。当时她乘坐的巴士与一辆电车相撞,一根金属扶手穿透她的腹部,她的脊椎被折成三段,颈椎碎裂,一只脚也被压碎。经过几次手术和几个月的卧床休养,弗里达对生命和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充满了迷茫和无措,在父亲的鼓励下,从憧憬学医的她转而将精力投向绘画。吉列尔莫为女儿准备了颜料、一个经过特别改装的画架和一面镜子,并把它们固定在她的四柱床上,以便于弗里达钻研绘画艺术。在弗里达康复的过程中,她开始研究众多文艺复兴时期大师的肖像画,并开始审视自身。在接下来的20年里,自画像成为了她的标志性创作,在各个时期表达了她对未来和对生活的把握。

  这场展览也展示了弗里达是如何利用她身体上的残疾来丰富其艺术作品并强化她的个人风格的,其中包括腿部支架、假肢(卡洛在1935年经历了截肢手术)以及医用紧身胸衣等等。这些与病痛相关的物品,也成为了她创作的媒介。比如这一对红靴子假肢,靴子的侧面装饰着大片中国龙型图案的丝绸刺绣,鞋带的顶端系着铃铛,她将自己的假肢改造成了一件前卫的艺术品,仿佛成了她个人身体的一部分延伸。策展人之一塞西指出:这些假肢上的装饰“仿佛是她的第二层皮肤”。

  这件用于固定躯干的石膏紧身胸衣被弗里达画上了另一幅图景:胎儿的上方悬挂着镰刀与铁锤。胎儿的形象尖锐地暗示卡洛因流产而带来的痛苦,同时,象征标志性符号也表达了她对俄国革命与的拥护。里维拉夫妇都是的支持者,里维拉和卡洛甚至在托洛茨基因反对斯大林而流亡的期间接纳了他,而弗里达在这一过程中与托洛茨基也发生过短暂的恋情。

  在弗里达还是一位年轻女孩的时候,她就在研究如何打造自己的个人形象。在这张20世纪早期的家族相片中,弗里达以女扮男装的方式出现。她穿着三件套西装(之后卡洛坦言她所穿着的是父亲的西装),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支着手杖,直面镜头,神态深沉而自信,显露强大的气场与男性气质。此外,具有挑衅意味的小胡子和固执的一字眉也显示了她性格中男性化的一面。在20世纪20年代,当她的姐妹们还剪着时髦的波波头、穿着直筒连衣裙的时候,卡洛就已经为自己塑造出了一幅特立独行的形象。今天,这种雌雄同体的风格也使她成为了独立女性们所纷纷效仿的时尚偶像。

  弗里达在自己的装扮上花了不少心思——她将长长的黑发编织成髻,并用花卉装饰她自少女时代起就一直保持的中分发型。化妆则是她的另一件武器。卡洛的密友奥尔加·坎波(Olga Campos)曾说:“她(弗里达)有一种特殊的化妆技巧,可以让妆容显得十分自然,为此需要花上很长时间”。1948年,露华浓品牌在墨西哥城开办彩妆制造工厂,成为了卡洛最中意的化妆品品牌。她喜欢用乌木色眉笔勾勒其具标志性的一字眉,拿色彩亮丽的口红、腮红和指甲油点缀自己的妆容。

  彩妆给卡洛带来快乐,据策展人克莱尔·威尔考克斯(Claire Wilcox)描述:“卡洛极度喜爱口红,她经常亲吻信件和相片,从而留下鲜红的印记”。在2004年发现的卡洛的私藏彩妆包括露华浓“Raven Red”指甲油,一支被频繁使用、已然污迹斑斑的“Everythings Rosy”色号露华浓口红,以及几乎空瓶的配套指甲油。弗里达对于颜色的象征意义也十分关注。在日记中,她对洋红色的联想是——“鲜血?谁知道呢?”红色也在她的画作中时常出现,比如人物衬衫上的红色刺绣,散布在诸多作品中的红丝带、红花、血滴和静脉等元素。她在自画像中总是把自己的嘴唇和脸颊都涂上热情奔放的颜色,展现出对于生活的强烈掌控欲。

  弗里达鲜明的个人形象为她赢得了时尚届的青睐,巩固了她作为20世纪时尚偶像的地位。这张由匈牙利时尚摄影师尼古拉斯·穆雷(Nickolas Muray)为美国版 Vogue 封面拍摄的肖像,向全世界展示了卡洛标志性的服装、发型、首饰和妆容,展现了这位传奇女艺术家的万种风情。而弗里达与穆雷也建立了暧昧的关系,早在1931年,卡洛就给穆雷写了一封情书,并与之保有长期的联系。

  童年时期经历的小儿麻痹症使得弗里达的右腿萎缩,一直比左腿短,加上车祸的影响,下肢的残缺伴随了她的一生。长长的Tehuana风格长裙可以遮住她的下半身,而宽松的无腰衬衫可以掩盖她为了支撑受损的脊柱而被迫穿着的医用束胸。在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她为当时墨西哥的文化复兴所做出的努力。1910年,墨西哥通过革命摆脱了独裁统治,在政府的资助下,艺术被用来进一步拓展革命。弗里达从传统女性服饰入手,加入了这场运动,还在三十年代这样一个由男性主导的墨西哥社会中彰显了自己的女性魅力。她引人注目的外表像是一种政治宣言。Tehuana服饰是墨西哥瓦哈卡族女性的传统着装,反映了部落中女性的权力和独立精神,这深深吸引了弗里达。她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墨西哥女人,借助墨西哥传统手工织物来表达政治诉求。

  这次展览中大量展品都是在弗里达旧居“蓝房子”内被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私人物品。这座极具特色的“蓝房子”(La Casa Azul)隐匿于墨西哥城科洛尼亚卡门附近的科约阿坎,这是弗里达·卡洛一生的居住地。1954年,弗里达逝世。1958年,迭戈·里维拉将蓝房子及内部的私人物品一并捐赠给了墨西哥政府。现在,它既是弗里达·卡洛的纪念博物馆,也是存放她个人作品的美术馆,博物馆内收藏了一系列弗里达·卡洛、迭戈·里维拉以及其他艺术家的相关作品、墨西哥民间艺术品、前西班牙时期文物、照片以及私人物品等。依迭戈·里维拉的意愿,蓝房子内放置弗里达衣柜与自画像的房间被封存,直至2002年。伤病的窄床、绿色植物、艳丽的花朵、陶罐、鹦鹉、猴子、炙热的西瓜...... 她为自己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幅作品起了这样的名字——“Viva La Vida”(生活万岁)!(编译/杜竞草)

本文由皇后岛宫:弗里达·卡洛的“秘密衣柜”在伦敦被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皇后岛宫:弗里达·卡洛的“秘密衣柜”在伦敦被

弗里达博物馆景甜身穿黄色T恤和黄色长筒袜

无奈个个已是饥肠辘辘,.烂番茄新鲜度高达88%,曾在《速度与激情》系列中有着亮眼表现的两位角色:卢克霍布斯和...

详细>>

此次肺炎感染病源体主要来弗里达博物馆自于军

欧洲西尼罗河病毒感染者较去年同步增长了一倍多。西尼罗河病毒传染期,经抢救无效死亡。(黄鑫)医疗部门初步诊断...

详细>>